罗辑思维

今日语音

播放器动画

日本人为什么热衷于道歉?

2015-03-06唐辛子罗辑思维

本文由腾讯《大家》授权罗辑思维转载。

最近,在日本最引人关注的新闻,是过激组织“伊斯兰国”绑架两名日本人质事件。据说“伊斯兰国”组织此举是为报复安倍在访问中东时,承诺将提供给中东25亿美元(约3000亿日元)的援助。“伊斯兰国”为此向日本政府索取2亿美元的赎金。

前天,通过一段网络视频显示,日本人质之一汤川遥菜似乎已经被“伊斯兰国”组织撕票了。

为此,汤川的父亲一时之间成为日本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听说儿子已经不幸遇害,74岁的汤川父亲,面对采访记者不是急于表达悲愤,而是首先向日本社会道歉:

“这次事件,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,非常对不起!以政府为首也非常尽力,从心里深表感谢。”

汤川父亲的道歉,被翻译成中文转发到了微博和微信,令国人大为诧异:

“多恐怖的民族!不怀念自己的孩子,反而向社会道歉!”

“这个民族比IS更恐怖!”

“这种精神境界一般中国人理解不了,惭愧啊!”

“日本这种群体主义真是很可怕!”

晚餐的时候,我和我家13岁的小朋友讨论此事,问她对于汤川父亲道歉一事的看法,这位出生成长在日本的孩子回答说:

“有常识的人,都会道歉的——汤川是大人,而且他的行动是一种纯个人的行为。但他因为自己的个人行为,而让整个日本担惊受怕,的确是给社会添了麻烦啊。”

“有常识的人,都会道歉的”——小朋友说出这句话时,就如同在说“有常识的人,都会排队的”这个道理一样自然。而“日本式常识”也的确如此。因此,在日本的公共场所,你总是能看到正在勤勤恳恳排队的日本人,或是看到正在点头哈腰道歉的日本人。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:日本人的一天,就是在各种道歉与被道歉中度过的。

早晨出门遇到邻居大伯,在“早上好”的问候语之后,接下来一句便是“对不起”——因为急着要去赶电车,没时间和邻居大伯多聊,所以很抱歉地说“对不起”。

到了车站,一直准时的电车,因故比平时晚了3分钟,于是车站广播反复道歉:“下一趟电车比预定时间晚点3分钟,为此给各位乘客带来巨大困扰,真是非常对不起。”

乘上电车之后,因为拥挤不小心踩到别人的脚,于是踩的人和被踩的人,都同时说“对不起”:踩的人说“对不起”,意思很明白:对不起,我踩到你了!而被踩的人的也说“对不起”,意思则是:对不起,是我挡着你的道了。

到了公司,给客户写邮件或打电话,更必须说“对不起”:因为自己的邮件或电话占用了客户的时间,这是多么给对方添麻烦的事啊,所以“すみません、本当に申し訳ない”(抱歉,真是很对不起)。

天黑时终于下班了,去超市买菜,结果发现想买的排骨已经被卖光了,平时摆放排骨的冷气橱柜里,摆放着一块手写的牌子:“今天的排骨卖完了,为此给您带来极大不便,真是非常对不起。”

看过《菊与刀》这本书的人,很可能会从日本人的爱道歉,联想到日本人的“耻文化”。但在我看来,日本人热衷于道歉,并不完全取决于日本人对于事物的羞耻感,而更多的是一种日本式的处世哲学。它与伟大的精神和高尚的道德也无很大关系,仅仅只是日本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所带来的必然结果。

我曾经介绍过日本社会属于“纵向社会”结构,强调“内”与“外”, 强调“场”。是一种以“家”为原型的社会构造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是一种“共同体”关系。什么是“共同体”呢?借用日本小学二年级的国语课文来做个说明:

日本小学二年级国语教科书上册,有篇课文叫《小黑鱼》,是绘本名家李欧·李奥尼的童话作品,说的是一条住在海里的叫Swimmy的小黑鱼,因为很弱小,所以小黑鱼家族里的许多小鱼,都被大鱼给吃掉了。只剩下小黑鱼一个留在黑暗的海底,后来,小黑鱼终于找到了许多同为小鱼的同伴,为了不再被大鱼吃掉,小鱼们想了个办法:它们有规则地排列起来,拼成一条大鱼的形状,行动一致地一齐游动——这些小鱼再也不怕大鱼了,因为它们团结在一起,成为了海底里最大的“一条鱼”。

这条海底里最大的“鱼”,便是日本式“共同体”。每个人都是这种“共同体”的一员,在这样的“共同体”里,大家理所当然地应该遵循约定成俗的某些公共秩序、或某些不成文的行为准则。若有某个不识好歹的家伙,想破坏这种秩序,又或者想偏离行为准则,例如说想一个人游得快一点游得冒尖一点,又或者想不合作地逆向而游,都是不受欢迎的。

而且,在这样的“共同体”中,每个人所取得的成绩,都会被认为源于大家一起齐心协力,因此人人必须懂得心怀感谢。同样地,在这样的“共同体”里,一个人犯了罪,或造成了什么过失,也自然会影响到别人,会拖全体人的后腿,所以也必须要懂得及时道歉谢罪,获得“共同体”中其他伙伴的谅解。否则,你就只能孤独无助地陷入恐怖而黑暗的海底。

所以,在这种纵向结构的社会共同体中,“自律”便成为能够获得和谐生活权的关键词。同时,除了自律性的自我管理,还要懂得顾及他人的情绪或情感、懂得感谢、懂得不给他人添麻烦、懂得犯了过失或给他人添了麻烦时,要即时谢罪道歉——这些都是“共同体”社会不可缺少的处世哲学。也即前面所言及的“日本式常识”。

文章开头所提及的汤川遥菜,最初被“伊斯兰国”作为人质要挟日本政府支付2亿美元赎金时,日本网络上有不少人对汤川遥菜是有怨言的,有日本网民们认为:汤川遥菜为了自己赚钱发财,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,自己都不对自己的生命负责,却要求日本政府对他的生命负责,拿着全体国民的税金,去赎回连他自己都不珍惜的生命,真是个“给人添麻烦”的家伙。

但是,自从汤川的父亲通过媒体向社会表达内心的歉意之后,日本网络对于汤川遥菜的指责明显减少了。很多人对汤川父亲的道歉表示了反省和感动:

“汤川父亲好样的!”

“了不起的好父亲!”

“一位非常真诚的老爸!”

“人都已经遇难了,连父亲也给社会道了歉,我再也不想看到任何指责汤川遥菜的留言了!“

本文作者唐辛子,选自腾讯《大家》专栏,由腾讯《大家》(微信号:ipress)授权罗辑思维转载。

非常感谢大家创作或推荐好文供大家分享学习,有关稿费支付及知识产权事宜请发邮件至dushuren@luojilab.com

中国和日本,貌似都是东亚的集体主义文化。
但是有人这么分析它们二者的差异——
1,日本人是纵向集体主义,主要认同于国家或类国家组织。
2,中国人是横向集体主义,主要认同于血缘或亚血缘关系。
3,日本人因为恐惧“外面”,而寻求集体的庇护。
4,中国人因为恐惧“上面”,而寻求集体的庇护。

【好文分享】

不管你在哪里读到有知识价值的好文章,请记得随手发给罗胖。

投稿到罗辑思维有道云笔记公共账号:
luojisiwei@vip.163.com
或 dushuren@luojilab.com

好文章与380万人分享。投稿烦请您准确核实文章原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,并请尽量提供作者联系方式,协助我们与作者取得联系,谢谢! 

【好文收藏】

关注“有道云笔记”微信公众号,一键收藏微信文章和对话,一起沉淀点滴智慧。

【社群服务】

发邮件至客服邮箱:service@luojilab.com。

《罗辑思维》第111期《大清帝国的生死时速》播出了。-->点我观看视频,请在WIFI环境下打开。

罗辑思维 进入店铺